Sunday, 27 August 2017

柬埔寨暹粒:我跑去参加了柬埔寨式的丧礼


旅程中,你做过最意想不到的事是什么?我呢,应该就是跑去参加了当地的丧事,而且还去了两次,一次是在保加利亚Sofia溜进了东正教教堂看他们的告别仪式,仪式庄重很有“气质”,离开时还分到了一大个挺好吃的甜面包,而第二次就是上个月我在柬埔寨时无意中乱入的佛教式丧礼。

可能你会觉得我很乱来,这种“大吉利事”的事,有什么好看的?而且丧礼好像是很私人的事,不是亲朋戚友参加会有一种好管闲事的感觉,但是我嘛,就是对人在世上这个最后一次的告别式感兴趣,想看看不同文化的人都用什么方式处理离别与悲伤。

Sunday, 20 August 2017

柬埔寨暹粒:Want want seafood 超丰富海鲜大餐



上个月去暹粒走了一遭,一直拖到今天才动手写游记,除了淳朴可爱的乡间小孩,壮观神秘的吴哥窟,有趣的丝绸之旅之外,其中让我印象很深刻的,竟然是这家在我们酒店附近的海鲜小餐厅,果然是标准吃货没药救。

我和朋友在暹粒住在Angkor RF Boutique Hotel (GPS:13.368742, 103.853660),是一家挺干净,设施也很不错的酒店,背包客栈的价格竟然还有泳池和浴缸,虽然离酒吧街有段距离,但我本身也没好喧哗的闹市,所以地点于我就还好。就是我在酒店中半夜疑似被小蜘蛛咬了一口,隔天还有中毒的症状,但我想那应该是我和蜘蛛先生的缘分吧,和酒店没太大关系,只是觉得挺搞笑,在柬埔寨做义工住乡下住了5天,可是生龙活虎精神奕奕,完全没有适应不良的问题,结果回到城市第一天就被蜘蛛侠咬。


Wednesday, 16 August 2017

西湖饭店 @ Kg. Paya, Kluang 最喜欢鱼头炉里有芋头


居銮是的家乡,我在那里出生、就学、长大,直到今天,即使我已经住在雪兰莪沙登超过10年,我还是会跟别人介绍说我是居銮人,毕竟我家还在那。

每次回居銮,除了赖着我娘煮一堆我爱的给我吃,还有几家饭店是让我很想念的,例如长福(东风海鲜饭店)、老巴杀牛腩粉、火车站咖啡店、凌晨鸡饭还有摩达咖喱面。细想起来,好像非常多年没有在居銮去过任何新餐厅,吃来吃去都是那几家我从小吃到大的,真的是没有促进居銮的经济发展啊。

所以呢,这天我回到居銮,就和我爹娘一起光顾了这家西湖饭店,从我家只是步行三分钟的距离(啊,暴露了我家位置呢)。根据网上朋友给予的资料,这家西湖饭店可算是老字号了,之前开在老巴杀,然后搬到加冕小贩中心营业,隔了一段时间后现在选择在我家附近重新开张。

Saturday, 5 August 2017

烧鱼龙海鲜烧鱼店 @ Bukit Serdang 还是这样的传统店子食物好吃


我从小就很爱吃烧鱼,小时候婆婆持家甚俭,我们家极少有机会可以外食,很难得到外面用餐,更难得叫价格小贵的烧鱼,所以每次吃烧鱼,总是特别珍惜,连烧得香香的鱼骨都不舍得放过。

魔鬼鱼要烧的好吃不容易,不新鲜或处理不干净的魔鬼鱼有一股很难闻的味道,所以很多店家会淋上很辣或味道很重的Sambal,企图盖掉那股味道,但也因此而吃不到鱼的鲜味。挑选魔鬼鱼也是个学问,它原本身材就扁平,再挑只瘦小的,基本上你就吭骨头吧你,所以,好吃的烧鱼,难找。

这天有赖一位也住沙登很会找吃的朋友介绍,她带我去到这家位于Bukit Serdang的烧鱼龙,找到让我吃得非常满意的烧鱼,实在开心,谢谢啦我的朋友。


烧鱼龙就在沙登手工包王的对面,是一家传统式的煮炒店,店外摆了几个大锅、铁盘、各种酱料和新鲜的青菜,老板阿龙哥就站在这些锅锅碗盘之间,手握着锅铲,在炉火与香味中烹调出一道道美食。

最近我越来越来少上餐厅,除了因为想省钱去旅行之外,也因为很多餐厅的食物让我太难过;吃来吃去,真的觉得美味的华人食物,还是只有在这种锅气鼎盛、火花四溢的传统店家才能吃到。

当然,大酒楼除外,我说的是购物商城中装潢得美美的“餐厅”。


Sunday, 4 June 2017

波比九州半日游-波德申、Cape Rachado灯塔与Jeram Tebrau


六月,是对波比和我很重要的月份,我是在三年前的6月1日把当初的小黑狗抱回家。转眼间,一千多个日子过去了,小黑狗长成了如今壮壮肥肥的大黑狗,这三年里,他带给我非常多的喜悦,让我学会享受缓慢悠闲,让我爱上小动物,逼着我无法宅在家,逗着我出门散步爬山,他陪了我一起渡过很多个或好或坏的时间点,我很感激生活中有他。

所以呢,趁着这个六月是我们友族的斋戒月,我就带着黑狗实现了一件我想做了很久的事 -带波比游海滩,大闹九州是也。此九州非是有九月酒的九州,而是Negeri Sembilan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