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ursday, 5 April 2018

沙巴之行:點亮原住民村莊(2)

上一篇說到我參與了Lightup Borneo為原住民村莊安裝水力發電機的計畫,去到了Ranau一個Dusun村莊Kg. Koiyep中住了一夜,在村子中的第二天,我徒步走了四十分鐘去到當地一家很漂亮的小學,還跟著村民們進入了村子後方的森林中修復水管,聽他們介紹他們栽種的各種果樹,最後終於成功的測量並計算到了安裝水力發電機需要的數據。

照片中的大哥們就是當天一起和我工作的村民們,正中那位是那兩天招待我的屋主Lester的奶奶,她靠著微弱的視力仍然辛勤地菜園裡工作,還採了好多在家栽種的香蕉請我們吃。

Tuesday, 20 March 2018

沙巴之行:點亮原住民村莊(1)


東馬一直是我感興趣的地方,每每和其他國家的旅客聊到馬來西亞,都會提到婆羅洲的自然風光,美麗的島嶼,五彩的熱帶魚,神秘的熱帶雨林,熱情的原住民,都讓我傾心於東馬。

尤其對於沙巴,我有份特別的情感,在義大利沙發衝浪時,屋主告訴我在義大利有一本知名的兒童書Sandokan,故事以沙巴為背景,講述的是俠義海盜的探險故事,書中把沙巴描述為世外桃源,有怡人的氣候、滋味甜美的水果、巍峨的高山、巨大的花朵,還有知靈性的漂亮猿猴,沙巴的確有這樣仙境般的獨特魅力。

所以呢,在去其他國家旅遊之前,我決定先好好地走走沙巴。


Sunday, 27 August 2017

柬埔寨暹粒:我跑去参加了柬埔寨式的丧礼


旅程中,你做过最意想不到的事是什么?我呢,应该就是跑去参加了当地的丧事,而且还去了两次,一次是在保加利亚Sofia溜进了东正教教堂看他们的告别仪式,仪式庄重很有“气质”,离开时还分到了一大个挺好吃的甜面包,而第二次就是上个月我在柬埔寨时无意中乱入的佛教式丧礼。

可能你会觉得我很乱来,这种“大吉利事”的事,有什么好看的?而且丧礼好像是很私人的事,不是亲朋戚友参加会有一种好管闲事的感觉,但是我嘛,就是对人在世上这个最后一次的告别式感兴趣,想看看不同文化的人都用什么方式处理离别与悲伤。

Sunday, 20 August 2017

柬埔寨暹粒:Want want seafood 超丰富海鲜大餐



上个月去暹粒走了一遭,一直拖到今天才动手写游记,除了淳朴可爱的乡间小孩,壮观神秘的吴哥窟,有趣的丝绸之旅之外,其中让我印象很深刻的,竟然是这家在我们酒店附近的海鲜小餐厅,果然是标准吃货没药救。

我和朋友在暹粒住在Angkor RF Boutique Hotel (GPS:13.368742, 103.853660),是一家挺干净,设施也很不错的酒店,背包客栈的价格竟然还有泳池和浴缸,虽然离酒吧街有段距离,但我本身也没好喧哗的闹市,所以地点于我就还好。就是我在酒店中半夜疑似被小蜘蛛咬了一口,隔天还有中毒的症状,但我想那应该是我和蜘蛛先生的缘分吧,和酒店没太大关系,只是觉得挺搞笑,在柬埔寨做义工住乡下住了5天,可是生龙活虎精神奕奕,完全没有适应不良的问题,结果回到城市第一天就被蜘蛛侠咬。


Wednesday, 16 August 2017

西湖饭店 @ Kg. Paya, Kluang 最喜欢鱼头炉里有芋头


居銮是的家乡,我在那里出生、就学、长大,直到今天,即使我已经住在雪兰莪沙登超过10年,我还是会跟别人介绍说我是居銮人,毕竟我家还在那。

每次回居銮,除了赖着我娘煮一堆我爱的给我吃,还有几家饭店是让我很想念的,例如长福(东风海鲜饭店)、老巴杀牛腩粉、火车站咖啡店、凌晨鸡饭还有摩达咖喱面。细想起来,好像非常多年没有在居銮去过任何新餐厅,吃来吃去都是那几家我从小吃到大的,真的是没有促进居銮的经济发展啊。

所以呢,这天我回到居銮,就和我爹娘一起光顾了这家西湖饭店,从我家只是步行三分钟的距离(啊,暴露了我家位置呢)。根据网上朋友给予的资料,这家西湖饭店可算是老字号了,之前开在老巴杀,然后搬到加冕小贩中心营业,隔了一段时间后现在选择在我家附近重新开张。